skip to Main Content
50314466 2050300438395485 8448199258187759616 N

四個Chief Procurement Officer的故事

在香港,“CXO”都是在年薪龍虎榜上名列前茅的人。今日,讓我們一齊閱讀4個Chief Procurement Officer(供應鏈總監)的故事。

對於生產型企業而言,供應鏈代表著企業存在以及輸出的最核心價值,堪稱維繫企業的生命線。現在和將來的企業競爭就等同供應鏈的競爭——掌管這條“生命線”的CPO自然是企業中的至高決策者。

對成熟的生產型企業而言,供應鏈總監對內要負責日常營運管理,建立高效率的員工團隊,對外則要管理無數供應商。此外還要設計優化供應鏈管理的流程,為公司節約成本,肩負提高效益的重任,是名副其實的”龍咁威”。

作為老闆左右手的CPO,光環之下卻殊不容易。

以下將會道出幾位CPO的故事,他們來自不同企業環境,擁有各自的辛酸,背後隱藏的卻是同一個原因。

 

故事一 繁盛之下的暗湧,步步如履薄冰

人物:張學有 | 入行時間:10年

張先生用十年時間,從初出茅廬的採購部職員仔,晉升到大型高科技智能產品企業供應鏈總監。三十幾歲,風華正茂,但年紀輕輕就長白頭髮,加上眉頭深鎖的表情,為他冠上了”張老細”這個花名。

近年“智慧生活”理念漸入人心,張學有公司產品市場增長迅速,採購、供應商、倉儲、物流等業務量隨之激增。眼看著轄下版圖不斷擴張,他眉頭反而皺得更緊。

因為他發現,每次新品上市總會出現產品短缺情況,誠然有時候是公司的“飢餓營銷”(Hunger Marketing)推廣策略。但當技術壁壘(Technological Barrier) 並不高的產品缺貨期間,就會迅速被競爭對手搶佔了部分客戶,等到公司第二批次產品上市時,市場熱度和需求已不復存在,甚至可能出現積壓。

對於這樣大型的生產企業來說,流程極為重要。一款新品的生產要經歷需求計劃、採購尋源、然後再採購原材料進行生產上市,當市場忽然出現超出預期的需求時,自身企業流程耗費大量時間,原本供應商出錯以致臨時尋找新供應商的情況更是普遍,自然不能及時供應市場需求。

張學有擔心公司盛極而衰,更擔心這個問題一定會發生在自己部門,因此當銷售部門意氣風發地簽下一個個“大單”時,張學有每天更憂心忡忡……

 

故事二 部門界限大,無限揹鑊?

人物:楊獲(咩鑊)| 入行時間:12年

楊先生小時候花名叫羊咩,是因為姓楊(羊)的緣故。年少時還覺得這花名搞笑,但現在看來就一點都不搞笑了: 姓楊名鑊,羊咩?不就是咩鑊了?

作為一間跨國企業的CPO,Title很大,但其實在Org-chart上,還有研發、生產、物流、質量以及其它相關部門(營銷、銷售、財務等)的總監向CEO匯報。

部門界限就像一道厚牆,把整條供應鏈上各個職能隔開,例如生產、物流、質量等職能就屬於其他Department Head管轄範圍裏。雖然楊生的供應鏈部門管轄範圍小,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一 訂單及時交付率、預測準確性、庫存周轉率、供應鏈成本和供應鏈相關績效指標,都是他的職務和KPI。

銷售部門不管是否生產力問題,如果缺貨,供應鏈部門就要揹鑊;物流部門也不管是否銷售計劃的緣故,如果存貨太多或者太少,和預測偏差大,也是供應鏈部門揹鑊。老闆也不會管根源問題,如果經常被問責,最後也是供應鏈部門遭殃。好難撈啊。

 

故事三 變革與傳統的矛盾,萬事起頭難

人物:王梓 | 入行時間:3年

王梓是家中的富二代,含著金鑰匙出世,人生算得上無憂無慮。碩士留學歸來後,作為被寄予厚望的家中獨子,他不得不放棄藝術夢想,進入家族企業學習管理,盡快掌握企業運作的流程,以任職供應鏈總監。

王梓的家族企業是國內小有名氣的飼料生產企業,門市遍布全國省份。近年來隨著電子商務興起和一些借助互聯網不斷拓展業務的外來公司侵蝕市場。在熟悉完公司業務後,王梓開始懷疑企業上一代的保守思想。

王梓發現公司每年生產的產品類型一成不變,但是當地養殖戶們總會基於市場調整自己養殖的種類,造成企業偶然出現某種產品短缺或滯銷的情況。王梓覺得這並不是一個好現象,滯銷姑且不說,如果出現產品短缺,就等同把客戶拱手讓給競爭對手。而這種情況跟供應商也有很大關係——企業目前的生產原材料都是幾間“熟人”供應商提供,雖然保証了原材料的安全和價格,但缺乏靈活性——固定時間和固定供應量,臨時加單難度也很大。

基於自己大數據時代的知識,王梓認為飼料產品進行供應鏈改革,銷售走新零售路線是大勢所趨。對傳統門店進行改造,提高客戶需求洞察和需求滿足程度,在上游建立供應商管理制度,讓採購更簡單靈活,這樣才能把企業變強大。

但前輩的話也並非沒有道理:門店的職能是服務好客戶,我們主要都靠回頭客,提高產品質素和服務。即使他們臨時買了其他牌子的,但始終我們依然是他們的第一選擇。投入資源搞所謂數位化的花樣,有什麼用?那些供應商的都是熟人,絕對有著數給我們,萬一出了問題怎麼辦?

王梓無法反駁老臣子,但內心總覺得順應時代趨勢才是長久之道,應該怎麼做呢?他陷入深深迷茫之中。

 

故事四 借助SAP 之力,走在數位化潮流尖端

人物:趙先生 | 入行時間:20年

趙先生是個敢於拼搏的人,十年前毅然從某大型國企的採購部離職,與幾個同鄉一起創辦了現在這間公司,現任集團副總經理兼供應鏈總監。從創業初期到現在,趙先生管理過工廠,也帶領過採購、計劃和物流團隊,是供應鏈領域的行家。

近年,隨著公司業務擴張,趙先生發現公司供應鏈上出了很多問題,例如:研發太獨立導致與整個供應鏈脫節、採購管理疏鬆、效率低,新產品上市慢、庫存外包管理不善……每個環節都急需改善。但是整個供應鏈環環相扣,牽一發而動全身,還有合伙制企業複雜的人際關係,一點點的改變都足以鬧得滿城風雨。因此,如何能跳出框框,站在大局角度,思考整個供應鏈架構成為關鍵。

經過一段時間斟酌考量,趙先生選擇了SAP IBP和SAP Ariba解決方案,並說服所有股東,引進數位化力量來解決企業供應鏈現有問題。

SAP IBP(SAP Integrated Business Planning)是SAP幫助企業進行實現數位化供應鏈建設所提供的新一代供應鏈計劃平台。它提供End-to-end的供應鏈計劃業務流程,支持對數據實時分析以及與合作伙伴的快速協同。

借助SAP IBP,趙先生的公司在供應鏈管理上取得長遠進步:

  • 搭建供應鏈控制塔(Supply Chain Control Tower)提供供應鏈網絡的整體績效管理;
  • 讓銷售與營運(Sales & Operations)與企業戰略決策流程完美銜接,為企業提供統一的產銷平台;
  • 借助統計預測和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 技術提升需求(Demand)管理準確率;
  • 優化企業全供應鏈網絡的庫存安全(Inventory)設定;
  • 為企業提供訂單級別供應(Supply)計劃、調撥計劃等,提升對供應客戶的響應(Response)能力。

SAP Ariba支持從尋源到結算的整個採購流程,幫助企業從戰略和執行層面推動採購管理的數位化變革:

  • 戰略尋源:提升企業所需資源的一致性和效用性。
  • 採購優化:基於SAP Ariba,企業可以從統一界面採購所有貨品與服務。
  • 供應商管理:幫助企業建立統一供應商的數據模型,獲取單一、準確、基於雲的記錄,有效管理供應商風險及合規性。通過供應商協作降低庫存/優化生產,達到供應鏈協同。
  • 財務供應鏈:將財務指標融入採購過程,從而提升資本營運績效。
  • 供應鏈協作:圍繞預測、訂購、質量管理和庫存管理等供應鏈計劃和流程,實時與供應商和合約制造商開展協作。

“引進SAP IBP 和SAP Ariba,等於為公司增添一個聰明的“大腦””——趙先生說。

告別“苦惱”成為“無憂”的供應鏈總監,按此了解更多

https://bit.ly/2T3G5jZ

 

Back To Top